当前位置:主页 > 杏彩平台热点 >
彩票产业如何发展?转变彩票观念是关键!
发布者:杏彩娱乐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7-31 11:56
  毋庸讳言,全世界都把彩票当作博彩的一种。博彩英文是gambling,中文有不同的说法,其中最负面的说法就是赌博。博彩具有一定的成瘾性,对少数人会造成危害。因此全世界所有的宗教以及很多国家和政府都在不同的时期力图禁赌,打击博彩,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真正彻底禁赌成功的,即使成功也只是在局部范围内的短期成功,最典型的就是我国在刚刚建国后把赌博全部禁止了,但是改革开放后很快又死灰复燃。以前赌博离不开一个物理场所、多人的现场参与以及现金交易,今天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赌博的形式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不再需要这些物理条件的满足,甚至不同国度的人通过网络都能在一起赌博,这使得禁止赌博变得超难。再加上有些地区被设为博彩特区,诸如中国的澳门、美国的拉斯维加斯,当地政府不仅因此有了巨额的财政收入,解决了一部分人就业,满足了一部分人的娱乐需求,并且发展了当地的旅游和文化产业,获得了巨大的经济收益。这些地区的成功对其他国家和地区发展博彩产业构成了巨大的诱惑,快速地消解了各个国家和地方有关博彩的法律、道德和宗教的限制,以至于禁赌的国家或地区逐渐变成了日渐稀少的孤岛。
  彩票产业如何发展?转变彩票观念是关键!
  我们知道,我国当初发行彩票的时候,为了照顾当时社会对博彩活动的负面认知,将彩票与其他的博彩活动进行了切割,倡导彩票与博彩完全是两回事。这种人为切割解除了当时社会对发行彩票的抵制,也造成了一些我国彩票事业管理独有的问题。例如,民政体育部门大力倡导彩票,而公安法纪部门严厉打击博彩,形成了彩票行业治理左手与右手互搏的局面。再如同样是赌球,买体彩的竞猜就是公益行为,买境外的竞猜就是非法赌博。还有同样是彩票,买商家发行的、返奖率更高的就是非法私彩,买政府批准的、返奖率低的就是公益慈善。
  
  其实,政府开放博彩的根本需求就是缺钱。纵观博彩的发展历史,博彩盛行或是因为民间喜欢,或是因为当地政府推动,两者都是因为政府缺钱才得以合法化。当然,资金用途不限公益事业,也可能是基础设施等建设需要。发行彩票不仅能够满足居民需求,还能筹集政府急需的资金。在一个地区禁止而临近地区开放的情况下,那些开放的地区就成为财富的洼地,吸引很多外地人将钱和人流带过去,从而发展旅游,创造就业,增加税收,为当地政府解困。相应地,那些禁止博彩的国家或地区就成了财富的高地,不得不采取限汇、打击地下钱庄等手段拦阻财富的外流。因此禁止博彩就意味着把自己置于区域经济发展和国民财富管理的被动地位。
  
  因此,解决上述问题的出路就是与时俱进,转变传统的彩票理念,面对国际上普遍开放博彩的现状,重新进行彩票行业的顶层设计和制度调整。要实事求是,全面认识彩票和博彩的性质,承认博彩是人性的基本特性,承认彩票的负面性;要与时俱进,看到我国国民进入小康以及小康之后的文化娱乐需求超越改革开放之前的事实,看到环球博彩爆炸的发展趋势,看到中国人全球旅游的新常态;要认识到国民财富通过旅游、博彩在环球范围内重新分配的本质,认识到博彩开放是国民财富管理的手段和区域经济发展竞争的方式,认识到彩票和博彩已经不可能按传统的闭关锁国逻辑进行规制的现实,认识到彩票行业必需与旅游、游戏业、文化、会展等行业协同规划、协同发展的必要性。
  
  可以说,我国大陆如果不改变过去对彩票的认识,那我们国家彩票的宏观管理困境就很难摆脱,旅游产品开发的瓶颈就无法突破,游戏、旅游和博彩等行业就无以形成发展的合力。当然,限制博彩和开放博彩都有各自的社会成本,需要仔细权衡利弊得失,既不能无视彩票和博彩造成少数人沉迷和亏钱破财的现实,也不能夸大这种后果,毕竟迄今为止,世界上开放博彩的地区博彩对本地居民造成的危害非常有限,博彩成瘾的只是极少数。另外,追求享乐乃人性使然,与中国梦并不相悖,一部分有钱人讲求奢华享受,只要财富来源正当,也无可过分指责,关键是如何规制管理,把这种消费需求因势利导到促进公益事业的发展方向。
  
  正确认识彩票的公益性,解除政府的无谓责任
  
  目前,国内一直宣称发行的彩票是公益的,回避所售彩票具有的负外部性,不愿意面对彩票大规模发售带来不少问题彩民的现实。尤其是彩票发行销售的管理部门和监管机构,更愿意看到媒体报导彩票筹集高额公益金的功劳,忽略甚至罔顾少数彩民沉迷需要救治的需要。固然,彩票筹集了巨额的公益金,为公益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公益的彩票就没有副作用吗?“公益彩票”的逻辑就没有问题吗?
  
  把彩票说成是公益彩票有三个问题。第一,公益彩票的逻辑不成立。主管部门之所以说它是公益彩票,理由是政府用彩票筹来的钱是拿来做公益事业的。这是用资金用途界定彩票特性。按照这个逻辑,如果有人将卖毒品的钱去做公益,那毒品就是公益毒品,如果拿抢劫来的钱去做慈善那抢劫就是公益抢劫?显然,这个逻辑是荒谬的,不能因为钱的用途来决定事物本身的性质,这是本末倒置的逻辑。第二,公益用途不是彩票资金的主体。彩票资金还有发行费和返奖部分,两者合起来占大比例,彩票公益金只是其中小部分。按照公益彩票的界定逻辑,那彩票对发售机构而言就是敛钱彩票,对指望中奖的购彩者而言,就是暴富彩票。第三,技术上完全区分资金的用途是否公益不可行。公益金数额巨大,用途广泛,既可能集中使用,也可能分散使用。公益金不一定单独用于某一项公益项目,有可能与其他财政资金、民间捐助共同支持某个或多个公益项目,同时也需要支付管理成本甚至少部分用于大家不认为是公益的衍生用途(如实施公益项目的劳务支出)。这就会出现公益金去向不明,或者去向非公益的窘境。
  
  因此,发展彩票需要走出彩票公益性的迷思。需要全面认识彩票的特性,准确理解彩票的公益内涵。要认识到彩票不仅具有公益性,也具有风险性和成瘾性,会导致破财和沉迷;要认识到彩票也具有娱乐性、社交性和教育性,不仅可以消遣娱乐,会友共话,而且可以学习把控个人资金风险,处置不确定性情境。承认彩票本身存在的成瘾性和风险性,就是承认彩票的负面效果,就可以告诉老百姓买彩票必须对自己负责。这样政府就解除了无谓的道义责任,也就无需花很大的成本打击赌博。这样做的另一个好处是,企业可以光明正大地进入这一领域发展自己的技术和产品,做大做强,与国际巨头竞争。


文章来源:彩票产业如何发展?转变彩票观念是关键!
原文链接:http://www.huaxiabooks.com/rd/2017/0731/72.html
上一篇:彩票业的发展趋势 顺应时代发展就能经久不息 下一篇:互联网彩票为何被禁止?彩票监管的经济学浅析